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网> 新闻> 莆田新闻

市规划局举行"廉政灯谜庆元宵"活动

宜阳细菌性阴道炎怎样治疗

2017-12-15 06:25:41 莆田网

原标题:“白银案”庭审首日:有受害者家属向高承勇索赔千万

11个受害家庭里,申请民事赔偿数额最多的一个家庭,索赔数额超过了1000万。此外,索赔金额最少的是57万元,比较普遍的数额是在一百多万。

7月18日,“白银连环杀人案”在白银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新京报记者罗婷 摄

文|新京报记者罗婷 王巍 实习生黄孝光

编辑|苏晓明 校对|王心


致读者:


【昨晚,剥洋葱刊发的《“白银案”现场》一文,一处专业术语的表述出现了错误。本着对报道、对读者负责的原则,我们删除了稿件,并做了部分修正,重新刊发。在此,向所有读者鞠躬致歉。今后定当小心谨慎,体现出应有的新闻品质和专业素养。】


►本文约2424字,阅读全文约需5分钟

前天夜里,白冶几乎一夜没睡。眯了会儿,便做了梦,梦见有人从窗户进来,拿了把刀。他惊醒,大喊了好几声。

他妻子睡到凌晨三点,梦见29年前小姑子白杰在平房里死去的场景,“太真实了,心里不得劲儿,再也睡不着了。”

六点起床,家里养的鸟已经在叫了,夫妻俩喝了碗粥,八点半到了法院。

法官、检察官、受害者家属都陆续到了。被告人高承勇到得更早,八点他便被三辆警车从看守所押送到了法院,并从地下车库进到法院内部。没有人拍到他的照片。

7月17日,央视新闻中,民警押解高承勇的画面。央视新闻截图

昨天,是“白银连环杀人案”一审开庭的日子。1988年5月,23岁的白杰在白银市永丰街被杀。此后的14年里,又有10名女性遭入室杀害。

2016年8月,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工业学校被警方控制,他承认了11起案件的犯罪事实。11个月后,他站上了被告席。

昨天,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共审理了11起案件中的前7起。被告人高承勇被诉涉嫌故意杀人、强奸、抢劫及侮辱尸体四宗罪名。

根据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介绍,高承勇对犯罪事实悉数认可,没有翻供。“由于高承勇的认罪态度比较好,庭审程序进行得很顺利,预计7月19日案件庭审程序就会完毕。”


视频:回顾嫌犯高承勇的行凶路线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

4个受害者家庭没有家属出席

早上九点,合议庭三位法官在法庭落座,公诉人与律师也悉数就位。据了解,该案的审判长是白银中院负责刑事审判的副院长,公诉人是检察院负责公诉的副检察长。

在昨日庭审中,该案的11位受害者,每个家庭都有代理律师到场,发生在内蒙古包头那起案子的律师也来了。

两位受害者家属称,他们之前收到法院通知,每个受害者家庭,只能有一位直系亲属出席庭审。但有4个家庭,昨天并没有家属出席。

7月18日上午,受害者家属接受安检,进入法庭。新京报记者罗婷 摄

出席庭审的一名家属向新京报记者回忆,高承勇剃了平头,白短袖、牛仔裤、黑布鞋,没有穿看守所的黄马甲。他戴着脚镣手铐,低着头,神色平静。看到高承勇,有家属“腾”地站了起来,有人甚至差点骂了出来。又被法警摁了回去。

据了解,11个代理律师在庭审中宣读各家的《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》。

白冶家是第一个,他们的诉讼请求是:依法从重追究被告人高承勇的刑事责任;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7万余元、丧葬费2万余元、精神抚慰金50万元,以上费用合计100万余元。

出庭律师以及家属证实,11个家庭里,申请民事赔偿数额最多的一个家庭,索赔数额超过了1000万。此外,索赔金额最少的是57万元,比较普遍的数额是在一百多万。

但实际上,律师们早就给这些家属打了预防针——鉴于高承勇的经济条件,他也许没办法给予他们任何赔偿。

而在庭上,对于这些诉求,高承勇和他的律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。

旁听席上,高承勇的妻子张清凤和两个儿子都没有出现。

在得知丈夫被带走将近一年后,张清凤依然无法接受他杀人的事实——她在电话里告诉辩护律师朱爱军,他们共同生活了多年,高承勇没有对她动过手,她无法理解“他会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”。

没办法面对这些家属,是她不来旁听庭审的原因。电话里,她还叮嘱朱爱军,如果查明案件都为高承勇所为,她想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。

2016年8月29日,"白银连环杀人案"第一起案件受害人白杰父亲的家中,白杰当年亲手制作的一件刺绣门帘挂在小卧室的门上。新京报记者吴江 摄

庭审时,他说累,想坐下

由于案件不公开审理,白冶介绍,上午10点,其他家属退场,法庭里只剩下了他和律师、3位法官、4位检察官、高承勇及其律师。

他坐在高承勇的左边,他们离得很近,“两米多,不到三米”。法庭旁边的大屏幕亮了。检察官把所有材料传了上去,命案现场白杰的照片、法医出示的验尸报告……

检察官陈述完后,法官问高承勇有没有不实之处,高承勇陈述了一些作案细节。

根据朱爱军律师介绍,“检方以讯问的形式进行法庭调查,高承勇的发言比较少,对今天审理的7项犯罪事实,他都认可,没有翻供的情况。”朱律师介绍说,明天,法庭将对剩下的4起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审理。

作为辩护人,朱爱军并没有对高承勇进行罪轻辩护。“他被指控每一项犯罪事实情节和手段都很恶劣,在这部分我们没办法进行罪轻辩护。”朱爱军说,他的工作是仔细核对检方提供的证据,比如甄别检方提供的证据与高承勇的供述是否可以相互印证,检方的证据之间是否可以相互印证等,进而确认高承勇在每一项犯罪事实中,具体行为构成哪几项犯罪。

白冶回忆,在整个庭审过程中,高承勇一直低着头,没有看过场上的任何一个人。唯一与场上的互动,是提出想要把椅子。最初他是站着的,后来他说累了,想坐下。

从法庭出来,白冶抽出一支烟,狠狠吸了好几口,又重重叹了两口气。


2016年8月29日,受害人白杰父亲的家中,28年来,白杰当年在白银公司表演舞蹈获得的一束塑料花,一直摆在柜子上。新京报记者吴江 摄

创痛、分离与重聚

白杰去世29年了,兜兜转转,白家人又在永丰街的屋子里团聚了。

院子里开着红的白的蜀葵,种着花椒树、向日葵、豆角、藏红花。屋里有一条叫“布丁”的小狗。

1988年,白杰在永丰街的平房里被杀,后来平房被推倒,建了新楼。她父亲在此独居。

此后这些年,她的父母因为互相责怪,离婚、分居。她的弟弟多年抑郁,在她去世七周年前一天自杀,年仅25岁。她的哥哥白冶,多年来为她的事情奔走。

白家一家人分崩离析,再没在一起过过春节。

今年6月,白冶夫妇决定照顾78岁的老父亲,搬回了埋藏他们痛苦记忆的永丰街。

这个案子让他们都憋着一股劲儿。

开庭前,曾出了一场风波。上周五,律师突然通知白冶,案子不公开审理,可能家属也进不去。他当场就急眼了,班也不上了,跑到街道和派出所去开证明,最终把旁听证给办下来了,“无论如何也要争这个”。

昨天早上夫妻俩出门时,78岁的老父亲也穿好鞋,作势要走。他耳朵不好,白冶扯着嗓子跟他讲,“你干啥去啊,人家只让去一个,你在家呆着。”

他眼神黯淡下来,沉默地坐了回去,鞋子也忘了脱。摸了摸头皮,朝儿子儿媳甩了甩手。

那是他唯一的女儿,三岁的白杰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白冶为化名)

洋葱话题

你觉得受害家庭应如何走出伤痛?

点击/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

狱警|盲人大院|太极村|苹果代工厂|消防队长|22年杀人逃犯|自闭症|郑州尬舞|蛐蛐江湖|肖全|乡村毒品|池子|杨德武|绿皮火车|西单女孩|郭文贵|长沙老偷|最后一代火柴人|地铁探伤员|视频寻亲|缅甸老兵2|缅甸老兵1|吉他少年|家暴死刑犯|村医杨全鸿|文艺专列|聂母张焕枝|程青松|投海老人|高利贷|地铁故事|大龄自闭症|少年沉江|雀圣|自闭症少年|托养中心|尖子生之死|研修生|陈满|李利娟|法官遇刺|留学生|强制结扎男子|没有性欲的人|刘金|李春平|生门|节育环|偷渡客|卖枪小贩|种树老人|家庭施暴者|艾滋男童|空鼻症患者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    (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